emsp;林忆安嘴里的纪太太指的是纪母……

  时念纯听得心里极度不舒服了,自己觉得跟纪墨涵结了婚,便是纪家的女主人了。

  这些下人应该听她的才对,怎么还老拿一个老太婆说事。

  “你姑姑有没有告诉你,我才是纪家的女主人?”

  “抱歉,这个……”

  “记住了,这个家里我才是女主人!是我给你姑姑发薪水的,你也得听我的话,看我的眼神行事,否则我就会炒了她的。”

  时念纯先给了一个下马威。

  “好的,好的……”

  “去,给我泡杯茶吧!”

  时念纯脸色冷。

  林忆安看了一眼正在洗澡的锦瑜,“时小姐,可是锦瑜在洗澡,我不能离开,您能不能等会再喝茶?”

  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在这里看着她还不行吗?你的意思是,我会害她不成?还是说,你是存心不想给我倒茶?你胆子好大,不服管了是不是?”

  “不是啊!我这就去给您倒茶……”

  林忆安匆匆地走了出去。

  时念纯一步步走到了洗澡盆旁边。

  原本正在玩小鸭子的锦瑜停下了动作,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时念纯。

  虽然小朋友不会说话,但是她最擅长察颜观色了。

  在这个家里,能够对笑的人,她也会回以甜甜的笑。

  对于那些老是冷着脸看着她的人,她也变得警惕和不知所措。

  时念纯蹲了下来,伸手捏住了锦瑜的小下巴,“丑鬼!那秦贱人生的果然是个丑鬼,你别以为我喜欢你留在纪家。你不配得到纪墨涵的宠爱,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  锦瑜眨了眨眼睛,嘴巴扁了扁,她有点想哭了。

  突然,锦瑜扬起了手臂,她小手里原本是拿着一只小玩俱勺子,这一扬手臂,水便溅到了时念纯的脸上。

  时念纯顿时心生怨念,将心里原本对纪墨涵的不满都发泄在了锦瑜的身上。

  她狠狠地推了一把,小家伙原本就是才刚刚学会走路,动作都不太稳,被她这么一推,直接跌进了水里。

  那洗澡盆的水量,对于一个正常大人来说,并不多。

  可是对于一个一岁多的婴儿来说,却是致命的。

  她仰面跌进了水里,整个人就都淹没了进去,她双手拼命地在水里划动着。

  那水淹没了她的脸,正好淹到她的嘴里,她哭也哭不出来,只有拼命地扑腾着。

  时念纯嘴里闪过一丝恶毒,心想反正今天来了一个不听话的小女佣。

  小女佣失手淹死一个婴儿,那也似乎挺正常的。

  想到这里,她索性打开了水笼头,让水继续往澡盆里放,直到水面渐渐升高,淹没了锦瑜的小鼻子。

  时念纯站在旁边冷笑,眼神无比恶毒。

  秦疏影,你这个贱货生的贱种,终于死在了我的手里!

  此时,林忆安刚刚端着茶走进来,看到这一幕,她吓得手一松,茶杯直接摔落在地,顿时摔得粉碎。

  与此同时,时念纯那一双怨毒的眼神也瞟了过来。

  “时,时小姐,这是,这是做什么?”

  时念纯扬眉冷笑,“你眼睛瞎了吗?没有看到我这是在教她游泳?”

  “可是,可是,这样会让她溺水的!”

章节目录

禁欲总裁,求放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元尊只为原作者夏日花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日花火并收藏禁欲总裁,求放过最新章节